[京·设计研究室] 是集美组下设的设计研究室。

研究室是以陈向京为首的设计狂热者集群。 区别于单纯的设计,研究室更多的是在继续良好功能基础上力求成为一个适应中国当代设计语境下的创新姿态。

作为设计师的我们相信,设计在为客户提供解决方案的同时,也是对于设计作品以及设计者本身的思辨。

[京·设计研究室] 设计和研究范围为,规划设计、建筑设计、室内设计及其陈设艺术设计。

“天地有大美而不言”庄子认为,美存在于“天地”即自然之中,为“天地”本身所具有。人要了解美,继而寻求美,即便要去得“天地”之中去观察,去探寻。 研究室的LOGO,隐去其间的,全力投入与对于这种“天地之美”的追求。

我们相信,天地大美无言,这种无言,是以一种的心态,来研究我们所存在的这个时代的历史、现下与未来之间的关系;以一种“拙的手法,来设计适应于这个时代的一种方式。

我们坚定并希望为这种美及方式而究尽完生。

在世界文化史上,设计一词通常与繁复精美和光怪陆离的形态联系在一起。设计也常常仅仅被表征为一种形式的状态,然而其实是可以被证明的是,设计也是像数学、哲学一样,是一种状态的形式。而设计最重要的作用之一,就是为人们寻得更好的生活状态。设计帮我们理解世界,同时它也帮我们提出与功能和形态的问题,并最终给出答案。尽管如此,设计的状态必然也决定了它与数学、哲学等根本性不一样。设计的本质而言就是基于环境的自我形成已经自然生成的过程,这个便是一种态。

自古而言就自成为一派美学思想。以为巧,以为工的审美思想倒是一直影响中国文学艺术的发展。有着深厚丰富的内涵,含纳着质朴无华、怡静自然、内涵浑厚的审美意蕴。体现出的,是一种轻人工、师造化的创作观和审美观。

京·工作室研究室以设计研究的方式持续并且坚持对于设计的态度,总结而言便是,强调设计的自然生成而不是浮夸的装饰,经过设计师漫长的推敲和规划,实验、模型、图纸,等等之后呈现出一中仿似没有设计的设计,仿似天成,而这种天成,是需要设计师一步一步的塑造而成,就像是经年岁月的时光雕刻在敦煌的壁画上,直至现在看到的无以复加的震撼一样。设计并不仅是布局、材料、画图,更多的,是设计与思维、知觉、社会的对话。

所谓的设计师不过就是在“万事”中,采取长远的眼光,在适应市场的同时顺应自然,判断针对于服务对象,针对于设计所产生之后的使用者,针对于环境以及针对于自己,最终的那个“度”,争取实现一个具有共生状态引导性的设计。这种状态,是设计师费尽心机,耗尽精力的出来的,最优的答案。

如此,则设计的最终形态,便是极尽“大巧”的“拙”。

诚如之上所说,京·设计研究室以设计+研究为基础行为模式。

我们通过工作室对于设计项目类型以及项目背后所连接的时代和历史背景等进行详细的研究。并在此基础上,研究现下生活状态以及我们所生活的这个时代过去与现在的关系。

在社会环境、媒体环境以及设计之于当下意义不断变化和辩证的今天,我们努力以设计为平台,尝试各个方面和设计相关的探索。就像贝律铭所说:中国设计的当务之急,就是探索一种形式,它既是我们有限的物理之所能及,同时又是尊重自己文化的。

 

  
  .空间——立于初心,行走于设计

“京-空间”是京-设计研究室在空间设计方面的探索。

 “夫童心者,绝假纯真,最初一念之本心。” “京-空间”在设计实践以及研究方面与李贽所描绘的坚持初心保持了高度的一致性。在陈向京看来,一个优秀的空间设计,应该建立在“初心”之上,应该建立在自身对于生活,对于环境自然真实的感受的基础之上,不拘世俗传统观念,不惧艺术格式的抒发与维护初心。回归初心,遵循自然与真实,抱朴守素,是“京-空间”在这么多年的设计实践中一直坚持的基本设计哲学。

陈向京笔下的空间是朴素,简洁但充满惊喜的。他不仅是一个空间设计师,也是个典型的理想主义者,也是因为此,在每一个项目中,他总是关注项目给予他的最初始的印象与感觉,不管这种感觉是源于基地本身还是空间中所蕴含的文化情愫。他所保持的设计初心,融入了空间设计本身,不仅表现在对待不同空间研究的态度,也体现在对空间细节设计的关注上。

“京-空间”所坚持的设计初心,是在设计中强调空间的自然生成而不是浮夸的装饰,经过设计师漫长的推敲和规划,实验、模型、图纸,等等之后呈现出一中仿似没有设计的设计,仿似天成,而这种天成,是需要设计师一步一步的塑造而成,就像是经年岁月的时光雕刻在敦煌的壁画上,直至现在看到的无以复加的震撼一样。坚持初心,也意味着在设计中更多的思考减法而非加法,设计并不仅是布局、材料、画图,更多的,是设计与思维、知觉、社会的对话,抓住空间中希望表达的本原,并围绕着本原展开一系列的本原深化,用哲学术语来概括的话,设计同时是概念、知觉、情感---“被构思、被知觉和被经验的事物”。如此,则设计的最终形态,便一定是“大巧”升华之上的“拙”。

立于初心,行走于设计。对于京.设计研究室来说,初心不仅仅是一个空间设计师对于设计的真挚态度,初心也指每个空间项目中的灵魂。每个空间都有自己的初心,而设计师所应该做的事情,就是怀抱着一颗谦逊的心与对设计的热诚,寻找每个项目的初心,不过多的把个人的表现欲望强加在空间设计中,而是尽可能的维护与表现空间本来想述说的言语与情感。京.设计研究室的空间项目的展开,都是围绕初心所展开。从挑选项目到实践项目,初心贯穿始终。例如浙江嘉兴月河客栈的室内设计,客栈整体是明清古居建筑,江南古典风格与内置私家庭院相结合,将江南水乡古朴典雅的特色发挥得淋漓尽致。在这个项目中所要追寻的初心,即是把对传统江南民居文化的尊重,以及历史底蕴、人文风情与现代的生活理念相结合,新与旧的碰撞之间创造更多的融合。

“京-空间”在发展过程中不仅仅重视空间项目的设计实践,同时也尊重设计理论的研究与整理。设计实践的过程中大多围绕不同项目的“初心”进行深入的研究与跨界交流。或是以实际项目带动设计相关课题的研究,或是以学术研究带动与指导实际项目的展开,项目实践与理论研究相辅相成,共同推进“京-空间”的未来的良性发展。

例如浙江安吉君澜温泉度假酒店的室内空间是围绕“竹”主题展开的设计,初心为“竹”,对竹的研究与探讨贯穿了整个项目的始终。关于“竹”构造的研究与实现体现在酒店的各个空间之中。酒店中不同的室内空间根据不同的文化主题以及空间属性选取不同形式的竹构造,游走与空间之中,犹如步入了一个竹构造博物馆,每个不同风格与形态的展示,都源于对竹工艺的深入探究与反复实验。

立于初心,行走于设计,在不断的设计实践与理论研究的基础上,京.设计研究室将坚持对设计质朴的理解,用初心感动每一个置身于空间的体验者。

 

  .诚品——立于文化,行走于设计

“京-诚品是京-设计研究室在家具和器物方面的探索。位于广州艺术与设计工厂---红专厂的展厅里面陈设了大量陈向京的作品。600多平面的展厅,各式各样的作品立于其中,无论是展厅布局还是作品本身,第一眼的感受一定是浓郁的文化气息。

优秀的设计师,通常都是极具创造天赋又兼具文人气质,同时与市场有着良好的互动,是一群游走与艺术和商业之间的人。陈向京不是灵巧而多言的人,尽管从82年毕业分配到广州美术学院执教以来有几十年了,他并没有变成那种任何事情都滔滔不绝表达自己的看法的人,只有在对于设计的看法和见解,才会针针见血,步步到位。

空间和家具是陈向京对外表达的方式,而-诚品就是词汇。

82年,陈向京从中央工艺美术学院毕业,当时他是77年那批极端精英的人之一,师从吴冠中、张汀、白雪石等老一辈艺术家。能做自己想要的设计,是他的梦想,但是他也一直知道,要在中国做原创品牌,并不是时候。所以借着自身在广州美术学院执教的状态,跟朋友联合创业了集美组设计机构,在空间上将自己对设计的看法舒展一番。

08年经济危机之后,中国文化环境渐渐有复苏之象,政府的支持以及民众的意识渐渐被提升,陈向京意识到,差不多是时候了,持续酝酿了七年,-诚品便应运而生。

我倒是没有期望在品牌刚开始的时候就一味的赚钱陈向京说,什么东西都有个成熟期,对于-诚品这个品牌,他更多的是当做自己的孩子来看待,陈向京希望这个品牌是在清楚自己是谁,清楚自己处于什么时代,清楚自己是什么文化背景下成长起来的具有独立思考和设计观的品牌。

从开始做设计到现在,陈向京不断的被评为室内设计年度人物,影响室内设计的二十人之一等等奖项,他的设计和他的成就都是想绵密的木,一圈一圈的,扎扎实实的把年轮长得紧实而沉淀出自己的韵味。

就像“诚品第一个系列---大漆系列一样,陈向京联合非物质文化遗产人陈奇积,以大漆为研究对象,不断的实验和探索,设计、修改、再设计、再修改,直至提炼出具有浓烈明式家具神韵的大漆椅,无法说清楚是哪一点合适,但是就是感觉温暖而亲切。这也是陈向京的设计之道,

“拙”中国文化里长出来的东西,是自成为一派美学思想。前人以“拙”为巧,以“拙”为工的审美思想倒是一直影响中国艺术文学哲学的发展。“拙”有着深厚丰富的内涵,含纳着质朴无华、怡静自然、内涵浑厚的审美意蕴。“拙”是一种轻人工、师造化的创作观和审美观。(两篇分开时用)

在设计圈这么多年,陈向京像是卡洛斯卡帕之于威尼斯,低调而沉稳的成为大牌设计师的代名词,从开始到现在,他的设计都是在思考着的,不附和潮流也不附庸风雅。作为业内人士,他去的最多的地方不是别人家的作品,更多的是像敦煌的洞窟,欧洲的教堂和油画以及地中海的风景等等最自然生成的事物。

陈向京明白,设计师的最终价值在于思辨以及思辨之后的造物,所以在这个过程中,,陈向京对待得极为认真,诚品是他对于文化和传统的探索,带着苦行僧的虔诚。他将设计作为生活,作为文化传统的表达和载体,并一直保持对文化和传统尊重,保持对生活感动,通过对于生活和物的本质,保持一种观者的姿态促使过程中各个设计因素自己将自己完成。这便是设计的精髓。

茶入杯,满屋味道。